癌症整体康复论:自由基的“克星”—氢气

自由基是罪魁祸首

 

什么是自由基?构成细胞的大分子含有成双配对的电子,这是这些分子稳定的基础。如果失去一个电子,电子就不再成“对”,分子就变成不稳定的“自由基”。在生物学上,自由基就是指游离的、含有一个或一个以上不配对电子的分子、原子或原子团。自由基极为活跃。为了重归稳定状态,自由基就“抢”其他分子的电子来配对,在化学上就是“氧化应激反应”。

 

自由基不都是坏的。身体新陈代谢中有适量自由基产生,这是内源性自由基,参与信息传递的生命活动,是机体不可缺少的活性信号因子。机体内有自动清除自由基的抗氧化系统,可以及时清除多余的自由基。两者处于平衡状态。年龄大的人,清除自由基的能力减退,以致衰老,发生老年性痴呆。

 

过量产生的自由基,如果得不到及时清除,就可破坏生命攸关的物质,包括DNA、蛋白质、脂质等,对机体造成伤害,首先,造成各种功能异常。据研究,人体内200多种疾病的产生和进展与自由基有关,因此人们将自由基称为“疾病元凶,万病之源”。

 

在癌症患者,促发自由基生成的因素更多,诸如:对癌症恐惧担忧、心理压力大、癌症本身释放“毒性”因子、接受过各种侵害性治疗,尤其放化疗、生活方式不确当,营养不平衡。

 

其实,自由基是癌症本身的发生的关键因素。自由基作用于正常细胞,引起细胞核内DNA破坏,使其变成突变细胞;如果自由基得不到及时清除,继续作用于突变细胞,后者就可变成癌细胞。因此,消除体内过量的自由基,不仅纠正各种功能障碍,而且可预防癌细胞生成和复发,具有病因治疗价值。 

 

有很多抗氧化剂,可以对抗和消除自由基,例如维生素 C、胡萝卜、卵磷脂等,但临床上它们的作用有限。有的抗氧化剂会消除对生命过程有重要作用的内源性自由基,反过来可以增加的病患率和死亡率。理想的抗氧化剂应该是可以缓解过量的氧化应激,但不会干扰机体正常的氧化还原稳态,换句话说,理想的分子不应该消除正常的信号分子,只应该有效地减少强氧化剂,即过量的自由基,尤其外源性自由基,如羟自由基。

现认为,氢气是理想的选择性消除自由基的抗氧化还原剂。

 

氢气,自由基的“克星”

 

氢气是由两个氢原子组成的气体分子,化学性质相对稳定,是分子质量最小的气体。人体内有不同的气体。长时间来,人们重视的是氧气,却不知氢气也有重要作用,而一直认为它只是肠道细菌产生的废气。

 

1975年,有人在美国《科学》杂志上发表论文,声称吸入氢气可以治疗一种十分恶性的肿瘤——恶性黑色素瘤。科学家证明连续14天呼吸8个大气压的氢气,可以有效地控制恶性黑色素瘤的进展。但由于呼吸高压氢气需要大型设备,此后此类研究似乎被忘记了。

 
 

 

 

山渊之精, 万物之灵, 氢氧合璧,共玉健康。

 

 
 

 

直到2007年,日本医科大学太田成男教授采用氢气治疗动物脑缺血的试验取得成功,认为治疗疾病成功的原因氢气具有选择性抗氧化作用。这是一项颠覆性研究,由此,世界生物学界再次把眼光投向这个小小的气体分子,迄今,已有千篇文献报道。

 

实验研究显示,氢气具有高度还原性,能直接选择性抑制羟基和过氧亚硝酸盐等有害自由基,发挥调节基因表达、减少氧化应激、抑制促炎症性细胞因子和激素的基因表达等一系列作用。可嘉的是,氢气对于在体内参与重要生理活动的强氧化剂过氧化氢(H2O2),却无影响。 

 

国内外开展了大量实验和临床研究,先后证明氢气对许多自由基相关性疾病有治疗作用,包括新生儿缺血缺氧脑病、小肠缺血肺损伤、急性胰腺炎、减压病、慢性氧中毒、一氧化碳中毒脑病、脑缺血、糖尿病视网膜病变、急性肾脏缺血、烧伤休克、高血压血管和器官损伤等。

 

通过清除自由基,氢气对人体内许多功能具有正面保护和调节作用,归结起来——

 

1

保护细胞膜分子,对抗细胞膜内自身氧化;

 

2

减轻炎症,缓解疼痛;

 

3

保护胃肠黏膜,保护肠道干细胞,维护胃肠功能;

 

4

维护肝功能,减轻毒性因子对肝细胞损害;

 

5

保护和减轻烟草、雾霾和电离辐射对肺的伤害,减轻肺炎和肺纤维化;

 

6

保护肾小管上皮细胞,维护肾功能;

 

7

保护胸腺、脾脏等重要免疫器官和组织,维护免疫功能;

 

8

改善机体代谢,降低高血糖、高血脂、高血压、高尿酸血症,治疗肥胖症;

 

9

改善心肌功能,延缓动脉硬化,减轻血管炎症;

 

10

保护脑组织,延缓脑退化,具有抗衰老作用。

 

放/化疗会产生大量自由基。对于癌症患者,氢气能减轻放/化疗的不良反应。正在进行的非小细胞性肺癌双盲随机对照研究表明,在放/化疗的同时吸氢者,恶心呕吐和腹泻发生率低,食欲保持良好状态,造血、心脏、肝肾功能和体能均优于对照组。

 

有人发现,吸入氢气和饮用氢气-水的动物,由抗癌药物顺铂治疗引起的死亡率降低,体重减轻较少,肾毒性相对较轻。2011年Kang等人对接受放射治疗的 49例恶性肝肿瘤的患者进行了一项随机、安慰剂对照的氢气-水(0.55-0.65 mM,1.5-2.0 L / day)临床研究,共6周。

 

 结果显示氢气改善了生活质量(QOL)评分,有效地防止了食欲不振(Med Gas Res,  2011)。2015年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做过一次氢气治疗大肠癌的实验研究,患有大肠癌的小鼠在几个大气压的氢气的治疗下,肿瘤明显变小。

 

亲身体验

 

本人和亲属接触氢气已有一年多,近来,吸入氢氧混合气,流量3升/分钟,每天吸30-60分钟。未感受到任何不良反应。自我体会是,吸氢后睡眠改善(我常常在晚上9点左右吸氢)、大便通畅(原来有时便秘)、食欲增强、肌肉关节轻松(原来有时酸疼)。

 

俗话说, “是药三分毒”。氢气, 吸入后能治许多病,自然是“药”,却是几无任何“毒”。氢,自然界最丰富的气体,是“天地”成分,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药”,却是许多疾病的克星。这印证了中国又一句俗话:“无药是良医”。

 

氢气,“万病之源”自由基的克星,癌症整体功能康复、让人“活得开心”之非“药”而“药”也。

 

氢,大“医”矣!

 

个案报道

图片

2018年3月5日,林信涌与徐克成院长等一行人至台湾长庚医院看望氢医学临床中的患者,并与长庚医院刘会平院长,台大附属医院耳鼻喉科主任林志峰、上海禾新医院周院长进行关于氢分子医学未来研究领域的探讨。

 

 

图片

 

 

 

胃癌患者林女士

 

 

 

现86岁,2014520日诊断为进展性胃癌(食管下段,贲门部腺癌,2014521日)。当时吞咽困难, 化疗3-4个月。

 

诊断后直接吸氢,每天早上吸1个小时,加之服用纳米蕈(每日6包)。吸氢加靶向药一个月后吞咽困难改善,验血每3个月做一次,每半年检查ct一次,正常饮食,影像上显示没有肿瘤了。

 

 

 

 

肺腺癌患者吕先生

 

 

 

现61岁,8年前发现肺部结节,去年结节长大,左侧肺腺癌。术后一个月开始中午和晚上各次吸氢一小时。已经吸了5个月,基因检测无突变。

 

 

 

 

 

 

 

肿瘤患者钟女士

 

 

 

现54岁,201610月份ct发现右中肺肺鳞癌二期3*4cm(肿瘤长在心脏旁边),没有扩散,基因检测是阴性。 吸氢气一个月后做了放化疗(放疗4000Gy 20次)影像检查没有看到肿瘤细胞。吸氢气四个月后,手术切下来的肺部组织找不到肿瘤细胞。

 

术后一个多月开始可以爬山,吸氢和吃纳米蕈(早中午各两包,早中午各1.5小时,去年6月份改成一天吃两包),在做放化疗的时候几乎没有副作用。护理人员对此效果很惊奇。

 

 

南方医科大学中西医结合医院院长罗荣城及多名医疗权威人士对媒体披露“我国肿瘤治疗存在普遍的混乱问题”。显然有效抗癌的技术并没有快速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得了癌症的病人也仿佛天塌了一般无助,彷徨。

 

路虽远,行则将至;事虽难,做则必成。生命科学真相的到来,或许会成为未来医学的Asclepius,回归自然医学,用水来防病治病,真正意义上的造福人类大健康。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诺德中心3单元
http://daguo365.com
关注微信公众号
北京大国智汇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2021004702号-3
北京大国智汇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北京市丰台区诺德中心3单元
www.daguo365.com